通用转型,在UAW搞垮自己之前



UAW拥有巨大能量,至始至终只干一件事:让薪资不受市场制约。不改变这一点,通用再次滑向破产,将不可避免。


截至西部时间18日,通用和UAW(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)达成了临时性协议。持续32天、双方损失巨大的罢工,有望结束。


不过,UAW代表称,罢工还将持续,直到工人投票批准。组织4.9万名工会会员兼通用员工投票,将是另一个复杂任务,预计需要一周,将再为通用增加5亿美元的损失。


双方的临时协议被视为UAW的胜利。加薪、签约费、临时工转正,维持运营底特律汉姆特拉克工厂,UAW迫使通用资方签订城下之盟。当然,UAW恩准通用关闭其他3家工厂。因为这3家工厂已经不再组织生产。


玛丽?芭拉在担任通用汽车CEO的时候就已知道,最难缠的敌人不是监管机构,也不是市场或者投资人,而是工会。从小她耳濡目染,当然晓得UAW的能量。


但当她在10月15日正式坐到谈判桌前,她才意识到,对面这些人根本不在乎这家百年老店的死活。


密歇根州提供的数据称,通用工人时薪达到70-78美元,比丰田、本田在美日企高出30美元。更糟糕的是,通用每一辆车上分担的员工医疗保险成本为1500美元,而大众和丰田在各自本土的分担额为418美元和97美元。


这样一来很明显,通用在国内生产小型车已经无利可图。被关闭的3家工厂,主要生产小型车和大型轿车,包括别克、雪佛兰、凯迪拉克品牌。美国消费者对这些车型需求一直在下降。


去年底,当通用决定“暂停”全球8家工厂(涵盖上述3家)、裁员15%(约1.5万人)时,管理层就心知肚明,与UAW的冲突将按时到来。


付出一定代价是值得的。裁员和关闭工厂,将在两年内节约成本60亿美元,即便本次罢工吃掉了其中20亿美元,仍然有利可图。何况,收缩带来的“收益”将持续存在。


通用太需要现金了。而UAW很清楚,一旦通用即将耗尽现金,后者就会投降,代价是UAW也要付出大笔现金。罢工期间,UAW承诺为每一个参与罢工的会员每周提供250美元“生活费”,这笔钱是熟练工人工资的20%。在上周最后关头,UAW承诺每周增加30美元,以防止罢工队伍崩溃。后者的家属们抗议称,这点钱让日子过不下去,他们已经动用401K养老金账户应急。


无论CEO玛丽?芭拉,还是总裁马克?睿思,都改变不了的事实是,通用在本土的劳动力成本远高于主要对手。如果一切按照现行轨道前进,每过一个薪资谈判周期,通用的负担就增加一些。


UAW拥有巨大能量,至始至终只干一件事:让薪资不受市场制约。不改变这一点,通用再次滑向破产,将不可避免。


曹德旺此前对他的美国雇员们称,只要工会渗透进来,他就撤资。而马斯克则痛斥UAW毁了美国汽车制造业。这两位强人都拒绝工会进驻企业,并愿意为此承担政治压力和额外成本。


玛丽?芭拉明白,在道德上指责UAW毫无意义。后者的逻辑是,只要公司在赚钱,会员就必须分享(利润)。他们不会考虑几年之后的未来,也不会考虑公司在原来的轨道上还能呆多久,更不愿意公司把大笔钱收购一些来路不明的西海岸小公司。


他们指的显然是自动驾驶公司Cruise。通用收购这家公司花了10亿美元,扩张业务和团队,所花的钱为其数倍。还把前总裁丹?阿曼派去当CEO。


Cruise今年早些时候产生了第一笔营收,还在5月份获得新一笔外部投资,这些钱主要来自普信基金,而通用、软银和本田跟投。


通用的大笔投入已经算孤注一掷,它实际上承受不了该公司失败的前景。尽管目前情况还不错,在加州的技术应用榜上,Cruise仅次于谷歌旗下的Waymo,将其他竞争者甩在身后,位列第一集团。


不过,不妙的是,Waymo目前取得了关键领先。日前,Waymo宣布将在洛杉矶运营自动驾驶业务。此前,山景城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已经“裁掉”了安全员。在全美第二大城市运营该业务(尽管初始规模很小),特别是将地面车辆纳入移动数据规范(MDS),是巨大的成功。


通用对此心急如焚,如果Waymo的无人车适应了大城市的复杂交通形态,很可能不会有Cruise的位置了,留给后者的时间已经非常少。在这当口,UAW帮助谷歌牵制了通用的投资努力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UAW非常痛恨谷歌,世事就是这么吊诡。


去年通用的架构调整意图很清楚,主营业务是现金来源,必须要加强。投资出行领域则是未来。该领域和下一代电气化架构一起,成为通用的投资重点。


不赚钱的传统业务关停并转,同时裁掉冗余员工。这很残酷,但能让这家百年老店活下去。在被裁掉的员工看来,这番理论,不过是资方甩包袱的借口。


他们更加依赖于UAW代言自己的利益。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谈判,大部分裁员计划没有受到影响。即便强如UAW,也无法让没有订单的工厂复产。


UAW越是把在职员工的薪资谈得高,通用的竞争力越差,收缩传统业务的驱动力就越强,裁员也就不可避免。员工们和UAW领袖们不会承认这一点。


今年4月,Waymo CEO克拉夫西克称,该公司将与AAM(American Axle Manufacturing)公司合作,在底特律一家废弃工厂“试产”L4级别无人车。生产线改造和规模化生产任务,则由麦格纳完成。


这家名为“哈姆川克”的工厂,正是被通用宣布关闭的组装厂。在通用传统业务的“废墟”上建立新产品的产能,Waymo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企业,此前特斯拉也这么干过。


通用无疑想自己来完成转型,而不是像史前时代的恐龙那样被替代,UAW则卖力充当“恐龙掘墓人”的角色。通用面临双重挑战,两个对手都不想给自己太多时间。只不过,一个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而另一个则不明白,拼命凿自己乘坐的船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


(文/《汽车人》黄耀鹏,部分图片来源网络)[版权声明]本文系《汽车人》独家原创稿件,版权为《汽车人》所有。如需转载,转载方必须与“汽车人传媒”(邮箱:qcr007@126.com或电话:010-63135250)联系,获得同意取得转载授权,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
本文来自【六安新闻网】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配合
上一篇
理想ONE延期交付1个月 向外界传递出哪些信息?
下一篇
没有了
  • 版权声明: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,2019-10-21发表于 奇闻异事栏目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 通用转型,在UAW搞垮自己之前 +复制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