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诺新任CEO将修改戈恩制定的“六年发展规划”



据彭博社报道,雷诺临时首席执行官克洛蒂尔德?德尔博斯(Clotilde Delbos)在执掌公司不到一周的时间里,就对公司的战略发展路线图提出了质疑。


(: 10月19日讯)据彭博社报道,雷诺临时首席执行官克洛蒂尔德?德尔博斯(Clotilde Delbos)在执掌公司不到一周的时间里,就对公司的战略发展路线图提出了质疑。


在周二对员工的内部视频讲话中,德尔博斯表示,雷诺将重新审视前董事长戈恩制定的“六年战略发展规划”,因为自两年前推出以来,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
“不幸的是,公司业绩情况在夏季没有改善,我们需要让雷诺回到正轨,”她表示。“我们需要调整战略。”


在雷诺董事会戏剧性地罢免了首席执行官蒂埃里?博洛雷(Thierry Bollore)之后,德尔博斯在上周五被任命为临时CEO,直至任命新首席执行官的程序完成。通过重新审视持续六年的“推动未来”(“Drive the Future”)战略,她将修改戈恩制定的发展战略。这也可能会提高她作为雷诺CEO最高职位竞争者的资历。


“我们需要做出一些选择,”德尔博斯指出,雷诺今年前六个月现金流为负,研发和投资支出相对较高。她还呼吁公司内部更加诚实和透明。


2017年10月,戈恩大张旗鼓地公布为期6年的“推动未来”(“Drive the Future”)发展战略,承诺扩大雷诺的全球影响力,深化与联盟伙伴日产汽车的业务关系,提高盈利能力,同时投资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。


按照这一规划,在计划完成时即2022年,雷诺要实现年营业额超过700亿欧元,集团营业毛利率超过7%,且计划实施期内毛利率不低于5%,以及正向自由现金流。


此外,雷诺集团计划实现40%的销售增长,即销量从2016年的347万辆提升至500万辆,其中亚太方面则要从2016年的167万辆增长到700万辆以上,对此雷诺将加大在中国市场电动车和商用车的投资力度。该计划还将依托雷诺-日产-三菱这一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的研发实力和覆盖全球的规模经济,同时保持良好的财务制度和成本效益。


德尔博斯告诉员工,在全球汽车市场低迷之际,“六年战略发展规划”可能过于激进。


雷诺在2019年上半年受到了日产糟糕业绩和土耳其、阿根廷等新兴市场增长放缓的打击。今年1-6月,雷诺在全球市场的销量下降了7.1%至194万辆,收入达280.5亿欧元,相比去年的299.57亿欧元下降6.4%,营业利润为16.54亿欧元,低于去年同期的19.14亿欧元,营业利润率为5.9%。


雷诺集团上半年净收益达10.48亿欧元,相比去年同期的20.4亿欧元下滑了49%,这主要是由于日产的贡献下降了8.26亿欧元,因此受到了沉重的打击。


此外,中国汽车市场的销量下滑、欧洲排放新规的不确定性以及英国退欧都给雷诺带了一定的压力。


在公布第三季度业绩之前,雷诺进一步下调了2019年全年的营收预期,并下调了盈利预测。今年7月份,雷诺曾下调过今年的收入预期。


雷诺表示,今年的销售额可能下降3%至4%,营运利润率将为5%,低于此前设定的6%。雷诺在早于第三季度业绩发布的预期更新中表示,7月至9月期间销售额下降1.6%至113亿欧元(约合126亿美元)。


MainFirst分析师Pierre-Yves Quemener预计,由于欧洲和雷诺品牌销售额下降,第三季度销售额将小幅下降至114亿欧元(127亿美元)。


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,德尔博斯没有回答她是否想继续担任CEO的问题。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至少有一家猎头公司已经在为雷诺寻找CEO人选,目前主要针对的是来自公司外部的候选人。


雷诺和日产拥有长达20年之久的联盟关系。但自戈恩被捕后,日产和雷诺之间的紧张关系一直在恶化。日产高管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他们与雷诺之间不平等的合作关系。


今年5月,雷诺和菲亚特克莱斯勒(FCA)合并的失败让雷诺日产联盟的关系降至冰点。雷诺一直推动与日产的全面合并,但遭到了日产的坚决拒绝。但在寻求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时,再次遭到日产的不支持。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一度威胁到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存亡。


德尔博斯重申了雷诺董事长让·多米尼克·塞纳德(Jean-Dominique Senard)的立场,即在与菲亚特的任何合并之前,需要优先修复与日产的联盟关系。


德尔博斯说:“如果有办法恢复关系,我们当然会感兴趣,但首先我们需要照顾好我们自己和联盟。”(张婷)


本文来自【六安新闻网】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配合
上一篇
盼达用车困局:押金难退 广州地区突然无车可用
下一篇
没有了
  • 版权声明: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,2019-10-21发表于 电视栏目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 雷诺新任CEO将修改戈恩制定的“六年发展规划” +复制链接